湖南花鼓戏《讨学钱》讲的什么故事?
2019-03-08 20:21:04  来源:花鼓戏网  作者:花鼓迷
《讨学钱》,又名《张先生讨学钱》是湖南花鼓戏中长沙花鼓这个流派的传统剧目。该剧艺术风格鲜明,在长期的演出中不断完善,深受观众欢迎。整出戏语言生动、诙谐、幽默,戏剧矛盾冲突简单而滑稽,却极具讽刺意味,引人深思。楚剧等均有演出。 这出戏说的是:清末民初,张先生只年少读过几年书,肚中墨水不多,却死要面子,喜欢夸耀。以课徒授学为生,由于水平不高,学生甚少。年关将至,学钱尚未收到,迫于无奈来到陈大嫂家去收讨学钱,谁知反被陈大嫂教训,落荒而逃。 唱词:张先生讨学钱(音频下载) 张先生忙不赢哪,收拾笔砚与书文,今日不到别家去,要到那陈家去走一程,爬山过坳我去讨学俸,你看我教书好累人哪,你看我教书好累人哪。 正月里正月正,家家户户贺新春,龙灯狮子多热闹哇,敲锣打鼓闹沉沉,忽听得门外高声喊咧,龙灯狮子要上我的门,张先生我最爱看灯,怎奈我无钱打包封,关门躲债主设法呀做人情,我关门哪闭户躲新春,关门哪闭户躲新春。 二月里是花朝,先生就把学生邀,大学生有了七八个,小学生也有上十名,如今的世界就大不同,老书不教要教国文,算术体操都容易得搞咧,就是这个英文的A.B.C.D,A.B.C.D我搞不清,张先生我从没进过那洋学堂门,如今教书打背躬,如今教书打背躬。 三月里是清明,家家户户挂祖坟,大爆竹三眼铳,鞭子放发是这样冲,莫道儿孙不孝顺,只怪坟山不做功,我堂堂的秀才落了第,如今是个陌生人,如今是个陌生人。 四月里四月八,东家送我一只鸭,只想喂不想杀,偏偏督学来视察,我没得办法,只好抓哒咯只鸭来杀,刀也钝鸭又是咯挪,哎哟价,一刀就割哒咯手指甲,烂布子缠来线来扎,有意栽花哎花不发,无心插柳柳发芽,如今我写字手发痂,如今我写字手发痂。 五月里是端阳,张先生回家看师娘,学生急忙啊来送礼,肉几块酒一缸,还有那糯米粽子和麻糖,舍不得吃又舍不得尝,柜子里头放米缸里藏,没晓得天气热,大雨过后又出太阳,我急忙打开柜子看,哦嗬一声我慌了张,麻糖溶成块粽子上霉霜,肉肚里蛆婆子拱,酒味都跑光,吃又不能吃,尝又不能尝,只好端起往外哐哪,只好端起往外哐哪。 六月嚅三伏天,教书教得汗涟涟,跑到门外歇荫凉,毛伢子蹲在那后面搞名堂,找起生字来考我,晓得我没带字典在身旁,想了半天没认得出,毛伢子开口就骂娘,我胡子一翘一了气,跑到陈家论短长,陈大嫂一见我慌了张,泼了一钵热米汤哪,泼了一钵热米汤哪。 七月里是中元,家家户户接祖先,求祖先哇多保佑哪,保佑我的学傣往上添,但愿白米加几升,但愿家家拿现钱,孙儿子子儿孙,明年中元把香焚哪,来年中元把香焚。 八月里是中秋,上边屋里做喜酒,下边屋里过中秋,心想登门是喝几盅,怎奈我无钱打包封,满腹的文章我何处用,写首对联打秋风,不信但看宴中酒哇,杯杯先敬有钱人,我夹几块肥肉子润喉咙哪,我夹几块肥肉子润喉咙哪。 九月里是重阳,重阳移火进了房,东家盖的红罗被,我把稻草垫上床,人家喝的重阳酒,只有张夫子呷米汤,四时八节无人问,想起我教书好心伤哪,想起我教书好心伤哪。 十月里立了冬,日子越过越冷清,大学生跑了七八个,小学生只剩三四名,我饿起肚皮来讨学俸,来此不觉是陈家门,去年的门对子是我写,四红对联两边分,一门天赐平安福,四季人同富贵春,我叫声陈大嫂快开门哪,我叫声陈大嫂快开门哪。